[轩远]痴儿(孔令轩×林高远拉郎)

妈呀好吃qwq

MoLuo:

群里讨论出来的蜜汁拉郎……
结果萌的我一脸血
本来打算这个无脑小甜饼结果在我球的督促下硬生生搞出了剧情
ooc算我的,矫情也算我的,写的比较糙,见谅
关于轩轩的心理都是我的臆测,不算数的啊
轩轩和高远弟弟都超级萌!
胖友,来一发轩远吗?


1.


某些层面上来说,孔令轩觉得林高远也是一个奇人。


他手术前就知道自己会受到的多大的影响,完了回来以后还没来得及自个儿伤春悲秋一下,就得先安慰哭成小傻子的林高远。


牺牲了一件衬衫都没让他停下来,胸口的皮肤都能感觉到眼泪顺着往下流了,孔令轩揉着他的头发,不免觉得有些哭笑不得。


心里又泛起些微微的疼。


“哎你够了啊,又不是你去做手术。”他语气仍然是轻松的,捏着林高远的后脖颈拿纸巾给他擦脸,脸上甚至还带着点笑。


谁知道林高远抬起头看看他,眼泪又啪嗒啪嗒地掉眼睛鼻头红的跟小兔子似的:“你疼、疼不疼啊……”


“还成吧。”要说不疼肯定是假的,孔令轩也不想撒谎,含糊了一下。


林高远扁了扁嘴,被孔令轩一把捂住嘴:“不许哭了啊。”
这哭的,还小太阳呢,连阴天还差不多。


本来鼻子就哭的不通气,还被捂着嘴,林高远憋的可难受了,哼哼唧唧抓着孔令轩的手臂张嘴就咬他的手心。


孔令轩一缩手:“还咬人啊?”


“可是我难受啊,我就哭……”林高远说道。你都不哭,憋着多难受啊,我替你哭啊,我不怕丢人,我替你哭。


“唉……”孔令轩忍不住叹气,一把勾住他的脖子,侧着头咬住他的嘴唇。


以吻封缄。


2.


接吻的时候林高远整个人都懵掉了。


都还没表白就先亲了顺序是不是有点不对?


那他吻完了可以再说他喜欢他吗?


策划好的告白现场好像没有用了。


妈呀亲完了会不会尴尬?


他今天好好刷了牙,对,他刷牙了好的。


这只是一个浅浅的唇吻。


被放开时林高远还在傻着。


孔令轩看着他,怔了了好一会儿,才揉揉他的脑袋,笑道:“你饿不饿啊,吃饭去。”


3.


孔令轩是那种看起来很豁达的人。


毕竟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要是全都挂心,恐怕离死不远。


只是说到底,很多事宽人不宽己。


天挺晚的,室友睡了,孔令轩没什么困意,自己开着小灯慢慢翻着书。


大约他父母这样的人对书本都是有些迷信的,他小时候不爱信,现在却也琢磨出那么点意思。


父亲也没跟他多说过什么,只是闲聊时说起什么书不错,教他自己找来看。


看的多了,也觉得自己有些超脱的味道了。


“轩轩。”林高远推开门溜进来,揉着眼睛睡眼惺忪地样子,走路都有些歪歪倒倒的。


“小心点儿。”被他这迷迷糊糊地样子吓了一跳,孔令轩赶紧跳起来接住他往床上塞。


椅子差点带翻倒,拖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响声。


林高远一个激灵,抓着他的袖子瞪大了眼睛。


对床的人惊动地翻了个身,到底没醒。


“你干嘛来了?”孔令轩把他压进被子里盖好,天气还是有点凉了的:“刚刚看你不是睡了吗?”


“可是你没睡啊,”林高远有点迷糊,露出一个甜笑,他扯着孔令轩:“你上来。”


“你怎么知道我没睡。”孔令轩常常是弄不懂他讲话地逻辑,侧身躺下看着他。


“我不知道啊,我知道你没睡。”他打了个哈欠,语无伦次的,伸手抱孔令轩的脖子把他的头往自己怀里按:“你睡觉啊。”


“小远,”孔令轩手肘撑着床,拿来林高远的手给他放好,笑了笑:“别闹,多大了还要一起睡,你睡吧,我去你那边。”


“什么……”林高远有点蒙。


“晚上别乱跑了,我过去了。”没等他再说话,孔令轩就带上门走了。


樊振东看着进来的孔令轩半天才说了一句:“孔令轩你可以啊。”


孔令轩笑了笑,怎么看都带着点苦。


4.


林高远以为他们是在一起了。


但是又好像跟他想的不太一样。


他觉得孔令轩有点故意避着他的意思,那种捉摸不透的疏远让他很是郁闷。


孔令轩也没有突然不理他,也没有不对他好,毕竟那样就太明显了不是?


他就是,就是,不看他了而已。


跟他说话的时候眼神永远都是错开的,让林高远总有种跟空气交流的无措,以前偶尔偷偷牵他的手,现在大概除了打球时的击掌,再没有别的,有时候他扑上去抱孔令轩,当然他也不会躲,只是不回应,而私下里……他们几乎没有私下里相处了。


最后一次独处大概就是那天晚上?


林高远想起来,还是觉得委屈的不行。难道轩轩生他气了?可是为什么啊?


他想不明白,那就干脆不想了,照着自己一贯的风格,该粘人还是粘人,反正总有一天轩轩会理他的。


林高远不爱看书,但是孔令轩喜欢。


送东西这招总是没错的,林高远特意问了几个朋友,最后网购了一堆书,还托人从日本买了海贼的手办,不过因为比较远手办没到,他就先拖了一小箱子书去找孔令轩。


“轩轩你看,我也不知道买的对不对,送给你的。”林高远呼啦啦地把书全都抱出来给孔令轩看,满脸献宝的笑容。


孔令轩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,他翻了翻,都是不错的书,好多都是他父亲的推荐,显然林高远是用了心的。


“谢谢啊,”孔令轩笑道:“等会儿我把买书的钱转你。”


“跟我这么客气?”林高远的笑容有点挂不住,他暗暗掐了自己一把,又笑起来:“要不你亲我一下?”


“哎呀两个大男人亲来亲去的有什么意思。”孔令轩一愣,然后说道。


“什么意思?”林高远终于不笑了:“明明你那天……我以为那就是要在一起的意思。”


明明是你先吻我的。


“那天你哭的太厉害了,我有什么办法。”孔令轩垂着眼睛笑。


5.


孔令轩吻上去的时候,就后悔了。


他怎么就忍不住了呢,明明之前都还好好的。


偏偏自己现在做了手术,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他大概没什么机会出头了。


教练们不是不惋惜,只是竞技体育从来不讲人情。


孔令轩不甘心,他咬着牙努力,却也只能做到,让自己坠落尘埃的样子不那么狼狈。


可是林高远呢,他的小天才,将来要站在世界顶端的小天才,怎么能被他拖累。


孔令轩很冷静,他也想的通透,只是人非圣贤,他有怨,也有恨,他的豁达里有多少自伤,才换得一个云淡风轻的笑容。


他喜欢的林高远,他甜甜的小太阳,会带着他求不得地梦想成为他不可及的人。


所以就让那个吻变成一个错误吧,趁着自己没有发疯把他拖进深渊之前。


6.


樊振东整个头都大了两圈。


他那个脑子打了封闭才整天傻乐的室友现在彻底成了一只废远了。


逗不笑,也不哭,就傻坐着。


一看就知道是孔令轩干的。


要说他先前跟孔令轩住一屋,关系也不错,多多少少知道点他的心思,本来算乐见其成,谁知道……现在这样,他也只能叹气。


“胖儿,”林高远突然揪住他:“你亲我一下。”


“不行,我不会对不起雨哥的!”樊振东一脸崩溃。


“那我哭你也不亲?”


“不亲!”


林高远特别委屈,扁扁嘴:“孔令轩就干。”


“傻啊,他喜欢你。”樊振东坐下来。


“他说不喜欢。”


“他也傻,怕配不上你呗,要是以前他没受伤那会儿,他都不会这么想。”


林高远咬了咬嘴唇:“胖儿你能不能帮我把轩轩骗出来。”


7.


孔令轩也猜得到樊振东为什么要约他出来。


那天说开之后,林高远就再也没单独找过他。


遇见也常常是跟着樊振东一起,不怎么爱笑了,恹恹的,看见他也躲开。


只是昨天又收到室友带过来的玩偶,林高远给的,说是放着也没用。


限量版的乔巴,应该是之前特地给他买的。


孔令轩心里又苦又涩,偏还有那么点自虐般的快感。


他是不打算改变主意的,樊振东说不定要揍他,只是得注意着别打在明面上,他是无所谓,别连累樊振东跟着受处罚就好了。


谁知道到地方了只看见林高远。


孔令轩转头就想走,又硬生生停下脚步,笑了笑:“小胖呢。”


“没有小胖,我让他约你的,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讲完,我没别的意思,听完了你想怎么样都随意。”林高远吸了吸鼻子。


“小远你别闹。”孔令轩觉得自己刚才就应该转身就走,什么也不要听。


“我本来打算你回来就跟你告白的,我都准备好了,”林高远没理他:“我跟航哥学了段吉他,准备你生日唱歌给你听来着,戒指我也买了一对,到时候藏在蛋糕里,等你吃出戒指我就立马单膝跪地跟你表白,我连托儿都找好了,等我一跪航哥他们就喊在一起……我挺厉害的是不是?”


“然后……结果……你这样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,我就说我自己的想法了啊。”


“我特别喜欢你,特别喜欢你,你受伤我特别难受,真的,但是谁也没规定不一起打球就不能谈恋爱啊,照你这样想昕哥彦姐早掰了,像马琳陈玘他们连老婆都娶不上的。”


“你比我厉害多了,就算状态不行也能怼赢小胖,多厉害啊,还会念书懂得又多,要自卑也应该是我自卑才对,我不知道你在在意些什么。”


“可能是我傻吧,但是我就认一个道理,你要喜欢我那咱俩就在一起,你要还打球我们就一起打,你要不想打球了也行,只要你不会不要我……然后,你要是不喜欢我,你就当听了个笑话吧。”


“我说完了。”


孔令轩没动,好久都没动一下。


本来林高远是抱着希望的,但是看他冷漠的神情,心渐渐凉了下来。


他勉强笑了笑:“看来是我想多了哈,那什么,我先走了。”


林高远转身就哭了,他努力憋着不抖,尽量走的稳当。
结果没两步就被人一把捞怀里了。


孔令轩声音里带着无奈:“你都不打算听我说的吗?”


8.


孔令轩真是输给林高远了,输得一塌糊涂。


他听着那个小傻子明明紧张的声音都在发抖还锲而不舍的剖白,心尖一阵一阵的疼。


也许是他想的复杂了。


也许是他被自己的不甘心迷了眼。


孔令轩恨不得拍自己两巴掌,他竟然把他的小太阳逼到了这份上。


他一刹那闪过很多念头,在看到林高远颤抖的背影时通通都丢在了脑后。


孔令轩疾步追上一把抱住他,这辈子便再也不想放开:“你都不打算听我说的吗?”


他扳着林高远的肩膀,吻他眼睫毛上的泪水。


“林高远,对不起。”


“林高远,我喜欢你,让我当你男朋友吧。”














评论
热度 ( 352 )
  1. 瞻彼淇奧,綠竹猗猗蘭浔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雲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煙
    最恨同年不同命,还好,没有放弃

© 蘭浔 | Powered by LOFTER